陈却

建议取关。

啊这个感谢来的很迟先对小姐姐说句抱歉抱歉!!!orz
@-夜鸣白鹿
鹿鸣小姐姐是个非常美丽非常可爱非常用心的人~~会在lof上分享学习方法和漂亮的字,性格真的超级好啊~~~
马上就高考啦!
祝鹿鸣能够超常发挥~~~被心爱的大学录取~~~一定一定,你超级棒的!!

那个啥_(:з」∠)_ 其实这个锅邮政是不背的,三月初吧就到了当时超级开心顺手夹在了正在看的诗经里想着明儿拿出来拍…结果后来我就没再看过诗经…然后母上给我收拾了书桌我就没找到在哪儿了…(捂脸)想着拍一张图告诉你比较好但这么迟才说我真是orz…
抱歉抱歉啦~

最后,偷偷亲亲鹿鸣小姐姐嘿嘿嘿(*°ω°*)ノ
等着你六月凯旋的好消息~~~

也祝大家,五一愉快~

喜欢我的人大都被我的无趣和薄情杀死。

论书生进京赶考遇到小倩缠绵后再度赴京一举考中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大概三年了,和老张突然聊起天,让我有点懵。

老张很兴奋啊,问我我是那个好几年前的木头?问我还记得他吗?问我这几年跑哪里去了怎么找不到人?问我过得怎么样?
我更懵了,“好几年前”这个时间词让我觉得我很沧桑,不过也确实,可不就是好几年了。
一一回答:我是。记得。在这儿。还活着。
他又问,那我怎么找你找不到?
我答,可能…是你脑子里不想见到我就自动把我屏蔽掉了吧。
老张:瞎说,我明明手机联系人里找了好几遍。
我:那就是你手机不想见我呗。

又是一番感叹。

老张揪住我不喜欢的话题不放,几次试图转移话题无果后不得已拿出杀手锏,“哎你和你喜欢的那个姑娘怎么样了?初恋还是啥的那个?”
果然,效果不错啊。
老张:没了,还问。
我:哎?不是喜欢了很多年吗?
老张:这个世界就这样,喜欢了再久又能怎样。
我:那,需要我安慰你吗?
老张:那,你安慰吧。
我:咦这么勉强??嗯……老张这么棒这么可爱的人,
老张:然后?
我:一定会遇见契合妥贴又喜欢的姑娘的,或早或晚。
老张:你这是安慰吗?!你这是祝福!
我:少年,听说过失传已久的“天涯何处无芳草”吗?你觉得这话是安慰还是祝福?
我:嘿!你这人!盼着你好还不好了?
老张:你也不是当初的木头了,唉…心凉,拔凉拔凉的…

突然的一句,说得我一愣,问,我咋了我?
老张: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我以前什么样?现在呢?
超级认真地想听听他怎么说,有何高见,等了半天,回复让我气结。
神经啊!果然是满嘴跑火车!
老张:开个玩笑,给你讲个八卦,听不听?
我:速度讲。

由此,开始了重头戏。
我一跃成为何仙姑啊!

老张:我之前去了云南你知道吗?
我:不晓得。
老张:那看来我的保密工作做得挺好啊。
我:…?
老张:我大学去了很多地方,去了西安,海南,北京,云南,成都,广安。反正我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去旅行就对了。特别好,风景美,物是人非。
我:物是人非?
老张:有些地方也不能说是物是人非了,只是有几个地方曾经生活过,所以再去物是人非了。
我:你继续。
老张:我的毕业旅行去了云南十天,在大理八天丽江两天。
我:…有艳遇?
老张:在大理遇见一个姑娘,很喜欢我我也喜欢她,在一起了。我们一起去环海西路骑电动车,去才村看花海。晚上手牵手逛古城。她是一家青旅的老板,但是比我小四岁。像不像在拍电影?
我:很美好很意外,但估计没结出好果。
老张:后来我要离开大理了,我们分手了。原因是异地恋,太辛苦。
我:你一说旅行我就猜到了。
老张:就你能耐。在一起了一个星期,很快乐。
我:过程很美。
老张:嗯,越是美好越是舍弃不掉,不是吗?
我:果真是艳遇哦~
老张:对啊,我本来觉得怎么可能嘛,但是是真的艳遇了。大理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会发生好多的事。
我:还喜欢吗?哎?应该问,还有联系吗?
老张:没联系了,但还是放心里吧。
我:果真是“邂逅了一场风花雪月”啊。

老张:再后来,我毕业了,来北京玩儿,我不想留在北京,可是就试试的心态找了几个公司去面试,结果找了个好工作。
我:那你现在是在北京?
老张:是啊。
我:打拼不容易,要好好对自己啊。
老张:嗯,很难,不过我运气很好,找到个好工作,试用期就有6000的工资。
我:老本行吗?
老张:是啊,插画师,很自由,我也喜欢。
我:运气确实是一部分,不过你画画本来也很厉害啊,加油啊。
老张:这就是我这几年里有意思的了,耽误你这么久了,睡吧睡吧,晚安木头。
我:哈哈哈哈怎么说话呢啥叫耽误,过得好就行了,晚安。
老张:茶也凉了睡吧。
我:凉茶降火。
老张:天都要亮了,赶紧睡!

结论:书生慕少艾,人之常情尔。打拼不易,需加倍努力。

其实,神奇的不是地方,只要有心,那处处都会有艳遇。
可若没了那份心思,也不过就一景点而已。

道理都懂,但文艺青年依然乐此不疲。